• 《江瑶》完整章节

          《江瑶》是皇昏创作的小说,主要讲述了江瑶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故事。这里有(全章节)《江瑶》小说在线阅读:说清楚,到底怎么了,江瑶又在闹什么?」徐靖州站起身,有些烦躁地扯开了领带。他就一个晚上没回去,江瑶这女人竟然就能闹到这样的地步。她难道没想过,如果他真的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,她该怎么办?「哥,就是江瑶找妈要了一千万,然后同意和你离婚啦。她人都走了,不过......

          《江瑶》完整章节

          《仅仅离个婚》精彩节选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徐靖州脸色更沉了几分,他伸手拿了手机,直接按了江瑶的名字。

          好可怜,他都不知道,他是第一个被拉黑的呢。

          徐靖州撂下手机,摸出烟盒点了一支烟。

          「你出去吧。」打发了秘书,抽完烟,徐靖州敛了思绪准备工作。

          但徐静萱的电话却打了过来。

          「哥!超级好消息!你总算能甩掉江瑶那个舔狗,和白露姐修成正果了!哥,你以后再也不用因为讨厌她不想回家了!开不开心,惊不惊喜!」

          「徐静萱,你给我说清楚,到底怎么了,江瑶又在闹什么?」

          徐靖州站起身,有些烦躁地扯开了领带。

          他就一个晚上没回去,江瑶这女人竟然就能闹到这样的地步。

          她难道没想过,如果他真的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,她该怎么办?

          「哥,就是江瑶找妈要了一千万,然后同意和你离婚啦。她人都走了,不过还算识趣,只带走了自己的贴身物品,徐家的东西都没碰。」

          「哥,我得赶紧把好消息告诉白露姐……」

          徐静萱乐滋滋地说着,电话却忽然被人挂断了。

          徐靖州抄起西装外套向外走。

          「江瑶这会儿在哪?」他问秘书。

          「抱歉徐总,我们都不知道。」

          「抱歉徐总,太太把我们号码都拉黑了。」

          徐靖州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往上涌,可他到底持重,很快稳住了心神:

          「她不是说签好字给她回话?」

          秘书瞄了一眼徐靖州的脸色,

          「太太说,您签好字,周一上午九点直接和她在民政局见面就行,她绝对不会迟到的。」

          徐靖州站在那里,面容越发阴翳,片刻后方才抬起手,摘了眼镜递给助理:

          「去查一下太太的行踪,有消息了通知我。」

          「是,徐总。」

          「准备会议吧。」徐靖州说完,折身又回了办公室。

          今天这个项目极其重要,关系着徐氏未来五年的发展前景。

          他已经连轴转了好几日,昨夜又在公司加班了一个通宵才搞定。

          江瑶胡闹,他却不能陪她玩,对徐靖州来说,工作永远是第一位。

          徐家怎么地震我不管,徐靖州怎么想我也不想考虑。

          此时,我正在婚前我爹给我买的公寓里,抱着我的小熊哭个不停。

          「瑶瑶,你哭够了吧。」闺蜜安暖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,抽了张纸巾递给我。

          我接过纸巾,擦了擦眼泪,继续抱着小熊哭。

          我离婚了,我才二十五岁,可我江瑶已经变成了失婚少妇,身价大跌。

          我以后肯定还要再嫁人的,但如果找不到一个比徐靖州更有钱的,整个蓉城的名媛都要笑话死我。

          「晚上去喝酒散散心吧,我姐的酒吧刚开业,听说聚齐了整个蓉城的帅哥呢。」

          我抬起哭得红肿的眼望着安暖:「真的很帅吗?有徐靖州帅吗?」

          「妹妹,就算没他帅,但至少比他年轻比他精力旺盛比他会哄你开心啊,你没听过一句话吗?男大学生的……比钻石都要硬!」

          安暖有点恨铁不成钢,把我从地上拽起来:

          「你现在,要不要换一条性感漂亮的裙子,跟我去找弟弟放纵一次?」

          我扭捏了一下,就答应了。

          我已经两年零一个月没穿过性感的裙子了,都要忘了,没嫁给徐靖州之前,我也是天天热裤小吊带的。

          和徐靖州相亲见面那天,是被我爹的人给硬薅过去的。

          我那时才二十二,徐靖州马上就三十了,所以我特别不乐意。

          果然,见面的时候,三伏天他穿着西装,打着领带,一副刚从谈判桌上下来的精英模样。

          而我,挑染了粉色头发,穿的是抹胸小背心和热裤,我爹看见我顶着粉头发进来,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。

          想帮我在徐燕州跟前美言几句,都磕磕巴巴不成样子。

          徐靖州倒没什么反应,起身绅士地帮我拉开了椅子。

          我本来就不想嫁人嘛,所以也就我行我素,该吃吃该喝喝,没一点淑女的样子。

          我爹给我使眼色使得眼珠子都要飞出去了,我只当没看见。

          吃完饭,徐靖州出于礼貌送我回去。

          他是不苟言笑的性子,我却正年轻爱玩,所以自然而然觉得没戏。

          但我没想到,后来徐靖州又约了我几次。

          我爹也喜滋滋地说,他对我印象挺好的,这件婚事说不定能成。

          我就冲我爹嚷嚷:「他看上我,我可看不上他呢,老牛还想吃嫩草。」

          我爹一句话就把我制服了:「你看不上,你的死对头周彤,巴巴儿地要嫁过去,正托人说媒呢!」

          我一听立刻急了,周彤喜欢啊,想嫁啊,那我一定得抢。

          我开始和徐靖州约会,原本我是打算骑在周彤头上扬眉吐气的,却没想到几个月后我一头栽了进去。

          我爱上了徐靖州,年轻女孩儿的爱意如火炙热滔天汹涌。

          把我自己烧得面目全非。

          他气定神闲地掌控了我的一切,甚至把我变成了我爹梦里都想把我改造成的样子。

          黑色的长头发,永远的长裙子。

          因为他喜欢,所以我乐滋滋地改变。

          直到后来,我在他电脑里发现他和林白露上学时的合照。

          照片上的林白露人如其名,白裙黑发,清纯得要命。

          明明照片上还有另外一个男生,林白露站在两人中间,但我根本看不到第三个人的存在。

          我的视线,都被林白露羞怯望着徐靖州笑的样子给钉住了。

          原来徐靖州不是喜欢我江瑶黑长直和白裙子。

          原来徐靖州心里也有个恶俗的白月光啊。

          可那时候爱他爱得如痴如醉的我,却连质问的勇气都没有。

          我怕我一问,我的幸福就像肥皂泡,被我亲手戳破了。

          更何况,我和徐靖州结婚之前,林白露就嫁人了。

          所以我心里其实一直很庆幸。

          但现在林白露离婚了,回来了。

          我想到徐靖州昨天晚上哄她的样子,陪她一整夜的情景,忍不住又要哭。

          安暖赶紧把我拽到了衣帽间,扒拉出一条特别紧身的小黑裙,直接塞给我。

          又神秘兮兮地拿了一件新内衣:

          「换这个,你看你这段时间瘦的,都要成飞机场了,换上它,保你波涛汹涌,GAY 见了你都能被掰直……」

          我捧着衣服,抽抽噎噎看向安暖:

          「这不好吧,我怎么说现在也是少妇不是少女了,是不是要稍微端庄一点?」

          标签: 仅仅离个婚 皇昏 江瑶

          仅仅离个婚相关小说

          为您推荐